黔南:農村產業革命精準打法七條助推富民產業

2021-01-18 10:05:35     來源:州委政研室     閱讀:  557

圖片

甕安縣雍陽街道青山茶園

農村產業革命事關脫貧攻堅,事關農村群眾的生活。2018年以來,黔南州嚴格按照省委關于“來一場振興農村經濟的深刻的產業革命”的決策部署,堅持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緊緊圍繞“八要素”,堅持問題導向,以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持續在思想觀念、產業發展方式和工作作風上抓具體抓深入,瞄準科學規劃、組織領導、龍頭引進培育、目標市場、利益聯結、示范引領等7個“靶心”,提煉形成“黔南州探索實踐農村產業革命精準打法七條”,直擊農村產業革命“要害”,有效推動農業產業提質增效,農村產業革命取得突破性進展。

截至2019年底,全州農業總產值從2018年的341.5億元增加到388.9億元,同比增長13.9%,農業增加值從212.72億元增加到242.2億元,同比增長13.9%,增速由全省排位第四提升到第二;農產品銷售量從427.8萬噸增加到481.4萬噸,同比增長12.5%,農產品銷售額從287.7億元增加到344.8億元,同比增長19.9%;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9746元增加到10721元,同比增長10%,增速由全省排位第六躍升到第一。

突出科學規劃,解決選什么、種什么的問題

強化統籌規劃形成全州“一盤棋”。研究出臺《黔南州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實施意見》,圍繞做優做特黔南山地特色高效立體現代農業,州級層面統一規劃,既著眼當前又兼顧長遠,立足資源稟賦,分析比較優勢,找準發展定位,搞好產業區劃,以“壩區平地糧蔬果、坡地荒地經濟林、山林山坡養畜禽、庭院經濟廣覆蓋”調整方向,形成了“南茶蔬菌、中花果藥、北煙梨(刺梨)畜”的規劃布局。各縣市對標對表抓落實,形成全州“一盤棋”推動發展的工作格局。如,全州茶產業重點布局在都勻、貴定、甕安、平塘等縣市,蔬菜產業將甕安、羅甸、獨山等縣市作為重點區域,統籌推進發展。立足傳統優勢選擇主導產業。選定都勻毛尖茶、蔬菜、水果、中藥材、刺梨、生態家禽等六個具有本土特色優勢的傳統產業作為主導產業進行培育。州級專門出臺加快推進茶產業、刺梨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政策文件。各縣市在產業選擇中,突出“一縣一業”“一村一品”,通過集中火力,培育了都勻毛尖茶、龍里刺梨、長順綠殼蛋雞、羅甸火龍果、福泉生豬養殖、荔波桑蠶產業等一批各具特色的優勢主導產業。2019年,全州12個特色產業總產值達350.8億元。

圖片

荔波縣小七孔鎮馬鈴薯產業喜豐收

瞄準市場需求做強特色優勢單品。堅持以市場為導向,選擇適生性強、市場前景好的特色品種,嚴格按照“試驗、示范、推廣”三步曲,試驗成功一個推廣一個。在推動傳統優勢產業提質升級擴面的基礎上,佛手瓜、茭白、百香果、鐵皮石斛等新興產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發展成為全州特色優勢單品。如,以惠水縣、三都縣為重點,全州發展佛手瓜產業4.98萬畝;平塘、長順、甕安、福泉、惠水、獨山等縣市近年來發展茭白產業,迅速壯大到4.54萬畝;平塘、荔波、三都、羅甸、惠水等縣市發展百香果產業3.17萬畝;荔波、獨山、都勻、平塘等縣市發展鐵皮石斛產業達1.8萬畝。又如,州級層面根據市場需求,統一規劃蔬菜產業發展目標和布局,探索構建不同海拔地區蔬菜高效種植壓茬、接茬栽培技術體系,大力推廣蔬菜年畝產值達3萬元、2萬元、1萬元的“321”高效種植模式成效明顯。

豐富業態提高農產品附加值。統籌推進全州農業產業“接二連三”,發展觀光農業、體驗農業、創意農業等新業態,提升農業產業鏈、價值鏈,提高畝產值、增加附加值,為農業增效、農民增收注入新動能。如,平塘縣在“中國天眼”公路沿線實施果藥套種,在種植茭白的壩區實施“茭鴨結合”,在者密鎮平河村實施“農旅結合”,在牙舟、甲茶、通州發展林下經濟,促進農業和旅游雙發展、農業增產與農戶增收雙促進、農業發展與人居環境改善雙推進。

突出黨委政府組織領導,解決誰來干、怎么干的問題

州組建產業專班實行集團作戰。州委主要領導親自安排部署農村產業革命工作,研究出臺《州委州政府領銜推進農村產業革命工作制度》《州領導領銜農業產業領導小組工作規程》,建立州領導領銜推進機制,組建12個產業發展集團,下設相應工作專班,從產業規劃到落地見效,有針對性地深入研究、解決問題、推動發展。

縣委書記當好“一線總指揮”。要求縣委書記親自抓產業發展,帶頭深入基層特別是問題多的地方調查研究、督促指導,以上率下察實情、出實招、解難題,結合實際,牽頭研究制定具體管用的工作措施,確保產業發展取得實效。

鄉鎮黨委書記當好“陣地指戰員”。要求鄉鎮黨委書記抓具體,深入村組、到具體的農業產業基地和項目“接地氣、摸活魚”,做到既指揮又戰斗。嚴格落實上級要求,加強對村組、企業的指導,在土地流轉、勞動力組織等方面充分發動群眾、組織群眾,確保產業落地生根。

村級黨組織當好沖鋒陷陣的“尖刀隊”。出臺《關于加強和改進農村基層治理體系建設的實施意見》,積極發揮“組管委”“事管委”的作用,提升管理能力,推動產業發展。出臺《黔南州選派機關企事業單位優秀干部擔任黨組織書記的指導意見》,鼓勵企事業單位有經營頭腦的干部職工到農村引領產業發展。選優配強村級黨組織書記,突出村級黨組織書記“領頭雁”作用,推進1132名村“兩委”班子成員和村級集體經濟組織雙向進入、交叉任職,實現“村”和“社”管理層合一,要求村級黨組織書記切實做好政策宣傳、組織協調、上門服務等工作,打通抓落實的“最后一公里”。如,長順縣出臺全面選優配強村級黨組織書記的九條措施,推動實現全縣82個村(居)由企事業單位人員擔任支書的比例達到60%以上。又如,荔波縣從機關干部、農技專家、企業管理人員中精準選派28名“能人”到村任村級股份經濟合作社經理等職務,激發了活力,推動了發展。

龍頭企業和合作社當好生產車間和“銷售員”。在全省率先出臺《黔南州推行“村社合一”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指導意見》,規范建立村級股份經濟合作社780個。明確龍頭企業、合作社承擔起組織生產、組織農民、協調農民的責任,積極發揮好“生產車間”的功能和“銷售員”作用。如,長順縣一些農業專業合作社組建了蔬菜銷售工作專班,直接與貴陽、貴安新區蔬菜批發市場聯系,和龍頭企業對接簽訂收購訂單,打通了長順蔬菜直供貴陽的銷售渠道。又如,三都縣建立“1個總社(平臺公司)+94個分社+農戶”發展模式,總社負責訂單和銷售,分社負責建設基地,組織農民生產,實現產供銷一條龍服務。

發動農民積極參與當好“主力軍”。突出農民群體的主體地位,充分尊重群眾的意愿,積極引導群眾主動參與產業發展,分享產業紅利。如,羅甸縣麻懷村采取支付土地流轉費、大棚使用費和參與分紅等形式,引導群眾主動發展黑皮雞樅菌,并加入“迎香勞務隊”,實現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3000元,2019年村集體經濟收入達50萬元。

圖片

龍里縣灣灘河萬畝豌豆尖種植示范基地

突出龍頭引進培育,解決規?;?、產業化的問題

狠抓龍頭企業培育。按照“分類指導、扶優扶強、重點突破”的原則,以縣為單位組織開展龍頭企業、生產基地和農產品產業全面調查,逐一摸清龍頭企業產業類型、生產規模、產品供需、市場營銷、帶動能力、創新能力、存在問題等,“一企一策”分類扶持。對于市場龍頭暫時難以覆蓋的區域,組建國有龍頭企業,由國有企業當“龍頭”統領產業發展,州級從產業化資金中給予扶持,縣級根據產業需求每年重點扶持5家以上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及時解決落地企業和本地企業的困難和問題。兩年來,全州新增認定國家級、省級、州級龍頭企業分別為1家、7家、20家。如,長順縣、獨山縣先后引進并扶持培育了富之源集團、力源集團、貴陽農投集團、廣州江楠、日泉集團等龍頭企業,帶動了當地養殖、果蔬等產業發展。又如,福泉市引進溫氏集團、大北農集團等上市企業,全力構建集擴繁養殖、育肥養殖、屠宰加工、飼料加工、無害化處理、糞污綜合利用等為一體的生豬全產業鏈體系。

今年以來,全州生豬生產雖受前期非洲豬瘟疫情影響,但預計能快速實現恢復性增長,州級出臺“十條舉措”推動生豬產業振興,新招引了力源集團、牧原集團、東方希望集團等大型生豬養殖企業,共投資66.3億元,通過“大場帶小場”的模式推動全產業鏈發展,建成后產能達300萬頭以上。

加大經營主體招引。以壩區、重點農業園區為載體,通過“走出去”“請進來”相結合的辦法,把農產品深加工項目作為招商引資項目重點,謀劃招引一批實力強、品牌亮、影響廣的國內大型企業和集團來黔南投資農業產業。對引進的年實際投資額達10億元、5億元的農業產業化項目,分別給予1000萬元、500萬元獎補。采取以獎代補形式,引導各類農產品批發市場、經營主體與扶貧農產品生產基地建立長期穩定供銷關系。自2018年以來,全州共引進廣藥集團、海大集團、江南果蔬等農業企業192家,其中投資億元以上的15家,5000萬到1個億的28家,總落地資金66.9億元。如,惠水縣引進廣藥集團旗下王老吉大健康產業有限公司,僅用98天就研發生產“刺檸吉”飲品,不到1年時間銷售收入超過1億元,成為東西部扶貧協作的產業扶貧典范。又如,貴定縣招引龍頭企業老干媽集團,采取“公司+合作社+農戶”模式,帶動全縣產業蔬菜(辣椒)產業化、規?;l展。

大力推廣農業產業化聯合體。加強推行農業產業化聯合體模式和開展農銀企產業共同體創新試點工作,幫助龍頭企業和專業合作社降低交易成本,撬動金融投入,破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積極構建以龍頭企業為引領、農民合作社為紐帶、農戶為基礎的現代農業產業經營體系,形成緊密型農業生產經營組織聯盟,解決分散農戶經營面臨的市場對接和社會化服務難題。如,福泉市出臺《“福源惠農通”信貸實施方案》,從市級財政出資500萬元,撬動市內金融機構4000萬元投入6萬畝辣椒、2萬畝“大福姜”產業發展。又如,羅甸縣探索辦理“果園產權證”、開發“果園貸”信貸產品、組建“1+N”產銷聯盟的農銀企合作模式,充分發揮產業發展專項資金撬動作用,有效整合社會資本和銀行資金推動精品水果全產業發展。

打造規?;a業基地。由財政、農業農村等部門統籌資金籌措,整合各方資金支持農村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標準化、規?;l展。同時,出臺獎勵性政策,采取土地托管、反租倒包等形式破解農村土地流轉難題。引導龍頭企業建立規?;?、標準化種養基地,示范帶動合作社和農戶抓好生產,提高產業的集中度,推進產業聚集發展。目前,全州共打造了蔬菜產業規?;?、標準化基地53.48萬畝,中藥材產業規?;?、標準化基地56個3.8萬畝;18個生產基地入選粵港澳大灣區“菜籃子”生產基地認定名單。如,都勻市積極推動粵港澳大灣區“菜籃子”產品黔南州(都勻)配送分中心建設,力爭打造成為全國示范基地。三都縣采取“政府+企業+村集體+貧困戶”方式,建成長江以南最大的集中式山羊設施養殖基地。

突出規范標準建設,解決有品無牌、市場競爭力弱的問題

制定生產技術標準。重點圍繞六大主導產業,州級制定綠色或有機產品標準化生產技術規程,各縣(市)圍繞主要品種制定縣級標準,探索開展產品質量標準、采收標準、病蟲害防治標準、加工標準、包裝標準等制定工作。大力推廣綠色防控、有機肥增施、示范園建設等綠色生產方式,規模以上基地采用標準指導生產比例達90%以上。建立農產品質量分類體系,結合壩區基礎設施建設,推動規模以上基地生鮮農產品實現清洗、分級、包裝銷售比例達90%以上。如,州級制定了都勻毛尖茶園小綠葉蟬監測調查技術規范、長順蘋果無公害生產技術規程、刺梨無公害栽培技術規程等地方標準。

建立農產品溯源體系。優先將“二品一標”農產品納入追溯范圍,推動農產品從生產到進入批發、零售市場或生產加工企業前的環節可追溯。建立主體管理、包裝標識、追溯賦碼、信息采集、索證索票、市場準入等追溯管理基本制度,消費者可以通過智能手機掃描“二維碼”方式,準確了解農產品全過程信息。如,甕安縣完成了9家省級農產品質量安全電子監控系統的建設,75家農產品生產主體入駐國家農產品質量安全追溯管理信息平臺,“兩品一標”農產品生產主體100%納入追溯平臺。著力打造區域公共品牌。依托州農業投資公司,整合茶葉、水果等特色產業品牌,實行統一注冊、統一商標、統一標準、統一管理,以區域公共品牌強勢統領特色產業品牌,做好“黔山綠品”“黔山貴品”等州級公用區域品牌管理,各縣(市)農產品包裝品牌在州級統籌下,實行一縣一品,統一黔南品牌名稱,統一包裝標準,不斷提高黔南農產品市場占有率和競爭力。如,州委、州政府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把都勻毛尖品牌打出去”的重要指示,舉全州之力打造“都勻毛尖”品牌,都勻毛尖以35.28億元的品牌價值進入“2020中國茶葉區域公用品牌價值十強”。又如,各縣(市)在州級統一農產品品牌包裝標準下,培育形成了“都勻毛尖”“長順綠殼雞蛋”“羅甸艾納香”“龍里刺梨”“羅甸火龍果”“惠水大米”等15個地理標志農產品品牌。

圖片

三都縣拉覽村大球蓋菇示范種植基地

突出目標市場,解決誰來賣、賣給誰的問題

政府搭建平臺銷。加強產銷信息收集和發布,引導主導產業經營主體與省內市場農產品加工企業等簽訂產銷訂單。積極拓展省內及周邊市場,建立直營店或展示店,讓黔南農產品進超市、進社區。積極到四川、重慶、湖南、廣東、廣西、廣州等省外目標市場進行對接,通過舉辦產銷對接會,設立展銷中心、銷售窗口、消費扶貧專柜,打通銷售關鍵節點。同時,加強與“農企”“農?!薄稗r超”、本地機關學校食堂等對接,收集整理需求信息,定期發布蔬菜產品供求情況,提供訂單式合作模式,以銷定產、以銷促產。

2020年以來,全州蔬菜銷售到粵港澳大灣區8.97萬噸、銷售額3.8億元,茶葉銷售0.44萬噸、銷售額8.27億元;校農結合農產品采購量達5089.39噸,采購金額1714.8萬元;蔬菜進入超市2.39萬噸、金額1.643億元。如,羅甸縣推行“三保三統一分”產銷對接機制,實行保底訂單收購,今年以來共銷售蔬菜2.3億斤,銷售額達4.2億元。

依托龍頭企業銷。充分發揮州縣兩級平臺公司和供銷社的帶頭示范、兜底保障作用,推動農業生產與大市場實現有效對接,把銷售市場打通。每年組織州內龍頭企業舉辦或參辦2—3次各類展示展銷會、推介會,提高黔南農產品知名度和市場影響力。

近年來,全州各產業相關企業組織開展或參加產銷推介活動共62次,獲得訂單11.82億元;在廣州設立農特產品展銷中心26個,建立綠色農產品供應基地8個,銷售農產品12.4萬噸,銷售總額12.2億元。如,福泉市推行“雙訂單”,由國有平臺公司、供銷社與廣州江楠、貴州萬城、貴州滿天紅等龍頭企業簽訂銷售訂單,并同步與合作社、種植大戶簽訂生產訂單,做實了“以銷定產”。又如,荔波縣引進貴州綠寶石絲綢有限公司、貴州五象實業有限公司等龍頭企業,通過“公司+合作社+農戶”發展模式,與農戶簽訂蠶繭、黑木耳保底收購協議,有效解決全縣4.1萬畝、5000萬棒黑木耳銷售問題。

線上拓展渠道銷。出臺《黔南州大力發展農村電子商務促進黔貨出山的若干措施》,積極搭建電商平臺,通過網絡直播、網紅帶貨、網店運營、抖音平臺等方式,不斷拓展線上銷售渠道,推動全州“黔貨出山”。

州縣聯動大力引進蘇寧易購、拼多多、天貓優品等國內外知名電商服務企業,推動建設電子商務產業園、電子商務學校、孵化園和創業園,不斷暢通產品銷售出路,打響“黔南品牌”。如,獨山縣以建設國家級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縣為契機,通過網端、網點、網商、網絡、網貨“五網”聯動,推動電商蓬勃發展,2019年網絡零售額達4338萬元,電商交易額達9.2億元。又如,龍里縣建立智慧農業信息平臺,收集全國主要農貿市場、大型超市及省內農貿市場每日農產品數據,實時分析發布農產品供求信息,實現了產銷精準對接。

突出利益聯結,解決怎么聯、可持續的問題

入股分紅聯結。推行“龍頭企業+農戶”“合作社+農戶”模式,依托農村“三變改革”試點,通過土地入股、資金入股、技術入股等模式,以土地、資金、技術入股企業或合作社,農戶年終參與分紅,增加收入。如,龍里縣龍山鎮采取“合作社+農戶”模式,引進貴州國豐水苔開發有限公司,發展?;ú?3100多畝,為當地群眾創收1000萬元以上,戶均增收4000元以上。又如,三都縣九阡鎮引進貴州高原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合作運營海鮮菇種植項目,公司以固定分紅的形式與貧困戶簽訂利益聯結協議,覆蓋貧困戶1608戶,每戶每年享受分紅843元,村集體經濟分紅14萬元。

契約訂單聯結。推行“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模式,州縣龍頭公司保底收購,農戶通過與企業、合作社簽訂銷售訂單,形成穩定購銷關系,龍頭企業為農戶提供種苗、農藥、化肥、栽培技術等,把合作社、農戶帶動起來,把小農生產引入大市場;合作社上連龍頭企業,下連農戶,確保合作社覆蓋全部貧困戶,實現利益共享。如,甕安縣本土109個企業、99個合作社與86個村(社區)進行產業聯結,覆蓋群眾10512戶37998 人。又如,惠水縣以“五個統一”模式發展訂單雅水特色優質米1.2萬畝,實現畝均增收300元以上。

產業融合聯結。推行“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模式,突出龍頭企業的牽引作用,帶動合作社、基地和農戶抱團發展,共享產業融合發展的增值效益。如,龍里圣奇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在龍里縣灣灘河鎮流轉620畝土地建成核心蔬菜種植基地,帶動全鎮每年種植豌豆尖、辣椒近1.4萬畝,實現產值近1億元。

就業務工聯結。鼓勵經營主體返聘流轉土地的貧困戶到基地的生產、加工、流通各環節勞動務工,促進貧困戶變為農業產業工人,獲得長期性工資收入。如,甕安縣農業龍頭企業常年吸納農民工達3800人以上,季節性用工5000人以上,農村群眾務工收入達1285元?;菟h64個縣級以上龍頭企業常年吸納農民工4759人,季節性務工7000余人,2019年發放農民工工資1.12億元。

反租倒包聯結。引導龍頭企業、合作社流轉農民土地,建設產業規模生產基地,反租倒包給農戶生產、管理,以領管領種獲得穩定收入。如,獨山縣穎梵茶葉公司將基地反租倒包給貧困戶領管領種,以每年每畝300元管理費由農戶選擇50畝、100畝、150畝三種規模返包管保,實現戶均增收1.5萬元以上。

飛地模式聯結。部分村鎮探索打破村與村之間行政、地域界限,向鄰村租借土地,以“飛地模式”積極發展產業,壯大村集體經濟,實現兩村互利共贏。如,平塘縣平舟鎮采取“飛地扶貧”模式,通過土地流轉、土地入股、基地務工等方式,推動公司、基地、集體、合作社、貧困戶的利益聯結,參與土地入股的貧困戶可按照收益純利潤的70%分紅。目前共流轉土地1.2萬畝,覆蓋7個村,帶動貧困戶542戶,戶均分紅3000余元。又如,三都縣創新“1+7”飛地經濟模式,集中建設6鎮1街道養羊基地,采取“三包六統一”模式輻射帶動發展7個鎮(街道)貧困戶5192戶20327人增收,推動傳統養殖業向標準化方向轉變。

種養加銷聯結。一些地方積極探索集種、養、加、銷、旅為一體的產業發展新路子,促進了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增加了農產品附加值,確保了群眾實現連續生產增收。如,平塘縣在推動卡蒲毛南族鄉與黔南師院“校農結合”的基礎上,升級打造“鄉廠校店”,引進中藥材、生態禽、蔬菜等深加工企業,辦18家鄉廠,開15家校店,促進了毛南族群眾脫貧奔康,使毛南族貧困發生率由22.6%降至1.06%,實現了整族脫貧、整鄉脫貧。

圖片

長順縣鼓揚鎮養殖大戶黃茹秀綠殼蛋雞養殖基地

突出示范引領,解決學什么、怎么學的問題

打造樣板樹典型。積極探索推進農村產業革命新思路、新方法、新路子,注重發現典型案例,積極總結成功經驗,加快打造一批樣板,為農村產業革命發揮示范引領作用。通過現場觀摩、點評交流等方式,推動各農業產業主體之間在比中學、學中趕、趕中超,不斷加強領導調度和督導檢查,形成“比學趕超”的濃厚氛圍,確保農村產業革命各項工作落實落細見成效。如,州級層面在2020年4月中旬開展了以“一個樣板壩區、一個茶園(果園)、一個規模養殖場、一個庭院經濟示范村、一個“村社合一”示范點、一個鄉村振興〈美麗鄉村〉示范點”的“六個一”為主題的農業產業觀摩會,鼓勵先進,取長補短。又如,三都縣充分整合農戶房前屋后閑散土地、水域空間等資源,探索形成庭院經濟發展模式后,州級層面出臺《黔南州關于在夏秋決戰中大力推廣發展庭院經濟的實施方案》,在全州推廣庭院經濟做法,著力打造一批庭院經濟示范村(社區)和示范戶,推動農村產業從粗放量小向集約規模轉變。又如,長順縣廣順鎮核子村“強組織、聚村民、推產業、抓治理”做法得到省高度認可,該縣制定了《長順縣大力實施“核子裂變”工程2020年“大比武”實施方案》,計劃在三年內實現84個村(居)“核子裂變”全覆蓋。

強化培訓推技術。采取“因崗定培”“以工代訓”等培訓模式,積極發揮縣級農技服務團隊、鄉村農業技術人員、農業企業技術員、“土專家”“田秀才”等技術力量作用,深入田間地頭開展培訓,把“田間地頭”變課堂,讓農民在農村產業革命中現學現用 。如,都勻、福泉、甕安、貴定、龍里、獨山、荔波等縣市結合實際用好“農民講習所”“院壩會”“田間課堂”等載體,引導農戶學習新時代農業發展理念、優秀典型案例,法律政策和市場知識,“手把手”培訓種養業技術。

能人帶動作示范。以鄉情為橋梁、政策為引領、激勵為導向,鼓勵支持鄉村本土人才回流,統籌各項扶貧優惠政策,從土地流轉、融資擔保、貸款貼息、稅費減免等方面給予創業支持。同時,加大回流創新創業先進典型宣傳,既發揮其示范帶動作用,又增強其榮譽感,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如,惠水縣積極支持返鄉致富“帶頭人”梁貴林發揮帶頭作用,引進科匯大地公司,在羨塘種植臺灣甜心菜560畝,通過“以工代訓”,培訓當地農戶甜心菜種植技術,每畝甜心菜從栽種到采收,發放務工工資達3000元,惠及貧困戶86戶457人。



相關專題
· 綜合新聞

Copyright ? 2016-2020  中共黔南州委黨的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版權所有  備案號:黔ICP備15015308號   技術支持:微迅傳媒

帝景娱乐平台跑路